凫霜

一天明月,其白如霜

啊!!!!!!

阿言有若若:

 除草

漆七:

昨日见来骑竹马,今朝早是有年人。

疯的歪歪:

撸否这里也来一发印调吧。印明信片,价格暂时不知道不过顶多也就是20左右了。

会在印刷成本的基础上略加价一点当做自己的稿费XD~

不知道这里有多少霹雳人士。

虽然久不看新剧了但是对人物的爱还是满满。

这套明信片陆陆续续画了一年多(竟然),不过总算是画完了。

接下来还会画儒门吧。

需要的留言即可。看有多少人想要就印多少份。

【霹雳布袋戏】【日月】覆雪 02

谈无欲笑完了,转身抬脚就走,只给身后的人幽幽抛出一句:“我煮了茶,进来坐坐吧。”

房间里的热气缓缓升腾,已经开始慢慢热起来,不再像窗外风雪交加冷入骨髓。谈无欲脱掉大氅随手搭在椅子上,银白色长发捆了捆就开始忙活着找茶杯茶具。想想也是,自从公孙月随着她家的蠢蝶回了蝴蝶国,已经好久没人来过无欲天喝茶了。

素还真打量着屋里,还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,只是素来挂在墙上的拂尘和剑袋被取了下来,不知被主人家放到了哪里。

“喝茶。”谈无欲把杯子推到素还真面前,袖子挽了一半,露出一节白皙的手臂。指骨骨节清晰,向来墨色的指甲也被洗掉了。

谈无欲觉得退隐之后的月才子越来越不像月才子了,若放在以前,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这样随意捆着...

【日月】覆雪01

苦境今年冬天下雪了。

刚过了东至,在某一个中宵,凛冽的夜风便带着漫天的雪降临了苦境大地。东至翠环山西至无欲天,天色刚泛白的时候整片地面也都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。

“苦境多久没下过这样大的雪了。"素还真望了一眼窗外的莲池,有些莲叶上也堆起了薄薄的雪还没融化完。四季常开的白莲和积雪一起缀在池子里,煞是好看。雪还没停,素还真抿了抿嘴角,思绪却回到了多年前半斗坪上他第一次看见雪的那个晚上。

那场雪下得不大,却下了整整两天两夜。到第三天夜里,院子里师父种的红梅便开了,零零散散地挂在枝头。他想拉着谈无欲悄悄去折两枝,却在门口踌躇了好久,差不多快到丑时才下定决心敲了门。谈无欲没反驳也没说什么嘲讽他的话...

今天挺开心的【bu

下一页
©凫霜 | Powered by LOFTER